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姜怡翔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满园飞花渐呈佳境——读姜怡翔的中国画

2011-10-28 09:03:2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赵农
A-A+

  花开有期,境生无意。

  明清时期以来中国绘画的第一流大家几乎都通过花鸟画大展身手,因而现代中国花鸟画引人瞩目的成就,是以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诸先贤的笔墨实践,为后来的画人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长安画派的石鲁在晚年所创造的新文人画风格的笔墨语言,又无疑为生活在陕西的画家,提供了一条新的艺术探索思路。西安美术学院多年来在写意花鸟画方面的艺术成就,也不断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好评。姜怡翔正是在这样艺术背景中成长起来的杰出的花鸟画家。

  当代美术学院的教学是以写实绘画为范本,鼓励学生训练提高造型和构图能力。因此,与传统绘画的师徒相授方式有着明显地不同,不仅仅需要具备西方绘画的艺术经验,同时还要加入传统笔墨的造像方法,亦即中西通融,古今合一。这种文化的结合,往往是借助于构图的形式,提供当代画家的深切思考。而对于写意花鸟画家来说,还需要更多的文化主体意识,以形成个人笔墨语言的风格。

  中学时期的姜怡翔就有志于画学,虚心求教,心追手摹,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此后,留校任教于国画系花鸟专业,积极汲取前贤名师的艺术营养,承上启下,化古为今,业精于勤。尤其是担任国画系主任的多年中,事无巨细,任劳任怨,才识既备,心化境生。因此,近年姜怡翔的花鸟画,风格已显,渐入佳境,其舍形而意求,去智而趣生。笔墨造诣亦多有自得,并朝着平和、清新、典雅的美感方向迈进。

  姜怡翔喜以淡墨湿笔入手,甚至借助宿墨的渗染,追求构图的奇丽险峻,洋溢出化险为夷的画面布局,获得笔墨平和温润的效果。于是画面华美而不嚣张,富贵而不妖娆,清风朗日,甘淡自知,实为一种心境的写照。其中风借花舞,花寓风情,时见春色满园,红花绿叶,墨染水浸,千姿百态。或摇曳顾盼,媚态自怜;或竞相呼应,飘舞横斜;或一枝独秀,神态自若。只见干湿浓淡,虚实远近,是化天机为人事,色墨翻飞,画境天然,亦有着“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的人生雅意。

  中国古典哲学的合二为一、一分为二是一种有机的互融,从构图方面而言,中国画讲的是“太极图”法则,其中的阴阳、虚实、水墨都是在巧妙的对比中,来获得构图的存在意义。因而一个墨点,一条枯线,一片水晕,都有着独立的审美意象。破、积、泼、宿,是将水墨的分、合、散、聚的变化,构成无数的点、线、面的分割,形成中国画生命价值的展示。因此,枯笔与焦墨、润笔与淡墨的不同使用,实际上更多的是画家心境审美的选择,不仅仅是一种技巧的训练。

  姜怡翔专事花鸟,最初先以游鸭闻名,近年其笔下的芦花鸡几成标志。曾于山乡漫游,田园野风,喜见农家土鸡,憨态可掬,东摇西摆,意可入画。因而笔下的芦花鸡肆意高亢,行走自如,借花为伴,与鸟结友,实有雅俗无分,高下不辩的理趣。于是淡墨堆积,造型立本,浓墨挥写,点睛传神。亦见图画中秋苇横斜,芦花婆娑,穿插之间,便衍生出左顾右盼,如酣如醉之态;老圃秋容,黄花晚节之姿。姜怡翔对于一木一草、一虫一禽的细微观察,亦是无数昼夜昏晨的光阴所积累生成。

  中国画的形象是建立在画家心象的基础之上,既得源于画家多年对生活认识的积累,又演化为个人的独立艺术见识。画家对形象的捕捉和表现,体现在作品之中实为画家内心世界的展示,心象便是画家潜意识的流露。无论任何画家,一旦所表现出的作品形象,必然是其内心世界的折射。于是就有法无定法,理无常理,随心所欲,而自成一体。这种建构的合理性是个人日常行为与心理积淀的结果,于是宋代欧阳修曾赋诗:“古画画意不画形,梅诗咏物无隐情;忘形得意知者寡,不若见诗如见画”,斯画理机巧处,便缘于此。

  因而姜怡翔的绘画中挥写墨竹,多属竹林篁圃,墨分五彩,笔走八方,乱云飞渡,闲风狂舞,喧嚣中见安逸,静秘中有杂律,更觉画家意味的无尽。亦常常见高士纳凉,味拈天机;携壶买酒,昏夜醉归;伺机待钓,月牙高升;渔隐闲卧,物我两忘;雅人寻诗,枯林杳音;画者写生,乱竹摇曳;因其秋枝闲静知山林暮色;芭蕉散落见庭草生意;幕天席地,幽水无声;秀石闲立,味尽散逸。以至空山寂音,飘叶生声,是谓“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即文章”。

  形象的独特性是画家审美能力的积累,从而获得深厚的艺术经验。一个成熟的画家必然有着自己独到的语言,这是绘画语言所塑造的基本形象,便是通过色、线、形所表达的物象结构,反映着画家的主观意志。郑板桥在《题画》中有“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的叙述,是一种个人艺术语言的提炼。这里更多地是画家潜在的心理积淀与变化,而产生的表述方式。郑氏的“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是绘画创作的三个阶段。“眼中之竹”,是最初对竹子的印象;而“胸中之竹”是深度理解和构思锤炼,如常言说的“胸有成竹”;而“手中之竹”,是创造出完整的竹子的艺术形象,已不再是原生态的“翠竹”,这里演变成艺术形象的“墨竹”。这里既有“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寻觅;“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融合;也有“含道映物、澄怀味像”的感染。

  姜怡翔的绘画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点,以淡墨造其势,以浓墨强其骨,形成了灰色情调背景中的笔墨表述,这种绘画语言的层次性,使其绘画中有着含蓄沉着的丰富意味。多年来写意花鸟画的修养,其表现语言的不断深入,得力于画家的千锤百炼。侧锋横扫,笔墨渐出,形体排列,空间推进,使画面繁复多变,层次分明。这是因为一个艺术天赋好的人可以在平凡的事物中,发现许多与艺术形象关联的素材,其审视的印象既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也可以使绚丽归于平和,从而创造着个人艺术的雅意。

  中国画的形式在于程式化之中,并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敷衍出新生的意义,其不断拓展着中国画的创造力。姜怡翔的花鸟画多以奇险生发,穿插变化,有大胆落墨,小心收拾之意,有时墨彩四射,散锋飞舞,放纵高歌,意兴阑珊,最终是富丽归于平和,这种造型意识,也多为画家的潜在心思的稠密,亦不仅仅是“花开富贵;竹报平安”的显示。因此,姜怡翔的绘画中,洋溢着一种机敏的气息,常常有着化险为夷的构图方式。这种心智对于画面虽有着“计白当黑”的布局需要,有时既是边角的处理,也有意地转化着一种意味。以虚为实,化形于空,起到稳定画面的效果,也使绘画出现了意外之意的作用,这是一种艺术经验上的巧借,也是一种个人生存中的把握。于是,点划之间,墨色之中,直扫竖抹,斜皴横染,都包含了一种精神的繁复,也常常寄予着“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情之外”(苏轼语)的心境。

  姜怡翔亦多以荷花为题材,反复推敲,其荷风送爽,点划推卷,色随笔走,横涂竖抹,湿墨淡出,笔显意出,元气淋漓。其水莲迎风,花气袭人,以至荷花开合,秋水无泥。在其鸟禽写意的丰富变化的手法中,不断地张扬着画家的心性。还见猫咪自得,或是憨态自怜,高卧顽石;或是机智从容,趣生凡尘。于是群鸭戏水,游曳竞走,闲适自得,亦见悠远。

  现实的西安是一部古风荡漾的故事新编,周秦汉唐的流风遗韵,常常昭示着中国古典艺术的特殊意义。姜怡翔生于斯长于斯,感染着自身的许多回合的人生故事,是伴随着周鼎秦俑、汉瓦唐刻而铭记于心,既有“花非花,雾非雾”的意味,也有“山还是山,水还是水”的感悟。因而文化的果实也在不知不觉地成熟,显示出累累的硕果。回首前瞻,人生中年,心雄视阔,慕清品至兰,知虚怀同竹。终会衔艺事之风流,竞书画之长物。

2006年7月于风物长宜之轩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姜怡翔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